主編推薦

思卿如狂

现代言情 沐绯红

夜半时分,在林家的后花园里灯火透明,容雪被两个男人拖着拳打脚踢,她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肚子不停的呼喊着, 可是却没有喊来一个人,当她看到不远处楚辰逸的身影的时候,她终于明白了——她并不是被流氓袭击了,而这一切都是楚辰逸的安排。    可是为什么?    血,从她的下体流出,顺着裤管流到了地上,混着泥土变成了绛紫色。    腹部传来的锥心的疼痛使她几度昏厥,又几度从昏迷中痛醒,在被重击了几十下后,忽然听到楚辰逸的助手韩谭说道:“差不多行了。”    两个男人立即停手,韩谭走上前来,看了一眼蜷缩在地上的容雪道:“将她送去医院。”    “辰逸,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容雪拼劲最后的力气冲那个冰冷的背影呼喊道。    “太太,你也别怪先生,我这就送你去医院……”    “慢着!”韩谭还没有说完,容莹脸上带着得意的笑一步一步朝容雪走来。    “见过吕小姐!”虽说是行礼,可是寒潭的语气里可没有一点恭敬的意思,虽然他与容雪有过不愉快,可是也看不惯容莹这副小人得志的样子,再说了他以前可是容雪跟前的人。

无婚可期

现代言情 粉色猫

  慕菲看着镜子里脸色绯红的自己,她从来不知道,原来酒这个东西这么难喝。拧开水龙头,掬起一把水洗了洗脸,深吸一口气,慕菲这才脚步摇晃的往回走。   回到包间里,平日里总是打扮一本正经的男人们此刻都像是喝红了眼,有的高谈阔论,有的则是对身边的女人动手动脚,色相全露。只有一个人,坐在正中间的位置上,穿着一身合体的宝蓝色西装,冷峻的脸上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,跟这颓废迷乱的画面格格不入。   男人的视线扫过来,慕菲连忙低下头,摇摇晃晃的走到男人身边的位置坐下。几乎是慕菲刚一坐下,坐她另一边的中年男人,立即给她递了杯酒,“慕经理,来,喝了这杯!”   慕菲盯着那酒杯,脚下有些发飘,“王总......”这是她到乐茂集团后,谈的第一笔生意,盯着那黄色的液体,慕菲一咬牙,接过来,一饮而尽。

情到深处最心痛

现代言情 沐绯红

林晓一身婚纱,脸上挂着甜美的笑,望着镜中的自己。    “我女儿真漂亮,今天开心吗?”林志鹏将双手轻轻放在林晓的肩上笑着问道。    “开心,今天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。”她说此话的时候,脸颊不由的红了。    能嫁给龙珵是林晓此生最大的心愿,现在她终于心想事成了。    龙珵为了迎娶林晓,举办了盛大的婚礼,各路记者风云而至。    在众人的见证下,只听牧师问道:“龙珵先生,你愿意接受林晓小姐为你的合法妻子吗?”    龙珵双眼直直的看着林晓,愣了一会儿,旋即道:“我愿意。”    “林晓小姐,你愿意接受龙珵先生为你的合法丈夫吗?”    林晓深吸一口气,看着龙珵,满脸欢心的道:“我愿意。”说完此话,她两眼不由红了。    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等这一刻已经等的太久了。    只是,她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才三天的时间,龙珵便将她从天堂一下拽到了地狱。    起初林晓只是觉得龙珵对她有些冷,本以为他是因为繁琐的婚礼太累了,所以才会如此,以后等他们的生活平   

南风终究不能入你怀

现代言情 南风

“南风,来万达1605房间” 南风看着手机屏幕上刺目的几个字,攥紧了手中的怀孕诊断书,打了车向短信上的地址奔去……

完本推薦

連載推薦

猜妳喜歡

苏沫熙的十二年

现代言情 柠檬女孩

“苏沫熙你还不起来做早餐,。”   天还没完全亮苏沫熙就被佣人粗暴的从床上叫了起来,她的小腹微微凸起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三个多月了。   可是她住进这个房子后没有享受到一天属于孕妇的待遇,每天不光要给这座宅子的所有人做饭,还要打扫这里的卫生,更重要的 是在完成这些工作的时候,不能出现在那个男人的眼前。   这样的日子已经是第三个年头,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才是尽头。   雨已经连下了好几天,乌云将天压得很低,这样坏透的天气让苏沫熙有种出不过气的感觉,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 但是没有想到会被这个孩子打破。   苏沫熙好像一直乌龟一样,心不在焉的做着早餐,好几次险些将盐放成糖,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起,从开门撑起伞开门短短几秒 钟,因为外面的风雨太大,她的身上和脸上全被打湿。   抬起头,透过雨伞看见门外站的顾瑞霖。

有种你爱我

现代言情 千见

果思言没有想到在参加好友叶婉莹的婚礼时,遇到了这个男人。   一场白色的露天婚礼,唯美浪漫温馨。   这世上的感情都不是轻易就能包裹住的。就像洋葱一样,剥了一层又一层,结果还有外衣。   此时她转过头,轻轻瞄了一下人群中的男人,而此男带着不屑一顾地表情回敬了她。   果思言还是一脸龇笑,哼,不就是有了意外地一夜么?不就是从很久之前就开始喜欢这个男人,恰好这个男人喜欢她最好的朋友,但是如今他也只能看着她的好朋友嫁给别人的男人而望穿秋水了。   几年的疯狂追求又如何,不还是只换来了一夜,还是他醉得不省人事的时候。   “还看着我,果小姐,做人得要点脸。”这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身子移动到她身边,声音温和有礼,却疏离冷漠。   “好的,杜先生,我们什么时候能再来一次?”她笑得像朵灿烂的花。   “还想要?果小姐,你是什么出身?”杜希辰一脸蔑视,身子从一米移动到了两米外,“我倒是没想到你竟然这么不知羞耻。”   “嗯,我也没想到。”能怎么办呢?果思言心里叹息,痛意从身体深处升起,她微微皱了皱眉,但只是一瞬。笑容是她最大的特色,她不打算改变这个风格。   只是,那夜是她的第一次。

爱你痛彻心扉

现代言情 凉尘

半夜起来,套上衣衫,离开床打算去喝口水,顾清离发现床边依旧空荡荡的。那半边的褥子好像从未被掀起过,也从未温暖过。   她轻轻呼出了一口气,发现有人开门的声音。一向冷清安静的夜晚,好像这一切都来得太让人恐惧。   她拿起铁锅,缓缓靠近踱过来的脚步声。待要给对方一个措手不及,头一抬起,猛然顿住手中的动作。

重生:宠妻入怀

现代言情 六个核桃

“我们离婚吧。”楚淮冷漠的声音的声音在客厅里响起。刘筱筱一直低着头坐在对面沙发上,面前的玻璃桌上搁着份《离婚协议》,禁不住周身发寒,交握的手也在打颤。   她努力的让自己笑一笑,“楚淮”仅仅喊了声名字,泪便忍不住从眼角滑落,拼命的捂唇克制,单薄的肩还是忍不住颤抖。   楚淮却再也不会为她心软,“把字签了,以后各不相干。”他点了根烟,走到门外等着,把刘筱筱的哭泣声抛到脑后。楚淮比刘筱筱大两岁,如今也才三十多点儿,沉稳内敛、清冷自持,不少女人都对他趋之若鹜,却从未见他真正对谁动过心,除了悲痛欲绝的刘筱筱,也除了   “不要这样好不好?”刘筱筱起身跑过去,从背后抱住他,却被他扯开,这让刘筱筱有些失控,不管不顾道:“都怪那个贱女人,都怪她抢走了你,我不会放过她的,楚淮,你不可以跟她走,你不可以丢下我,楚淮”她疯狂的摇着头祈求,紧紧的抓住楚淮的手,像抓住最后一颗救命稻草。